全国各地【问题反馈】 【举报】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阅读:5

亚特兰蒂斯

作者:Sharon|发布时间:2020-01-18

阅读:4

元谋土林

作者:Sharon|发布时间:2020-01-18

生于斯长于斯的土林云南境内并不少,若论之首当推元谋土林。不同于云南石林的巍峨雄壮,元谋土林诡异而苍凉。《无极》和《千里走单骑》中那如歌如泣的画面,瑰丽中是万事成空的辽远。大气而不矫情,荒凉而不悲情,精美而不做作,迷离而不悬疑,这就是元谋土林。当游人都涌向云南石林时,其实他们错过了一生中最精彩的景色。 元谋土林主要指虎跳滩土林、班果土林、浪巴铺土林。200万年前,生活在这里的剑齿象、中国犀、剑齿虎生老病死,尸体沉积在厚厚的腐土之中,沙土中的钙质胶合物夹杂着铁质结合在一起。在岁月的积累中,凝结在一起的土柱露出地面,渐渐升高,形成土柱森林。阳光下,各色物体绽放着属于自己的光芒,扑朔迷离的闪耀间仿佛藏有古老的传说。 一踏进土林,震撼扑面而来,直直让人忘记身在何处。迷米离的地质构造、诡异的自然雕工,五彩的沙雕泥塑完美构造了原始粗犷的西部风情,远古洪荒质感浓郁十足。当地人相传每一根土柱代表一个生命,仔细相望,仿佛看到了它们表情的变化。 虎跳滩土林是元谋土林的代表,犹如莽莽原林般矗立在蜻蛉河一侧。土柱呈金黄色,间或的淡灰色或者粉红色,千姿百态,精美绝伦。古河道两侧赭红色土壁划痕累累,走在清冷的河道上,不禁令人感慨世事万千不过云烟。 走入班果土林,情境截然不同,这里生机益盎然,色彩艳丽。高耸的土柱都是浓浓的黄白红,阳光下放射出极为耀眼的光芒。最美不过朝晖与晚霞,当万文光芒洒下时,天地之间都是令人欣慰的暖色调。明代著名旅行家徐霞客对班果土林十分喜爱,他在日记中这样描述:“涉枯涧乃暖坡上。其坡突石,皆金沙烨烨,如云母堆叠,而黄映有光,时日色渐开,蹑坡上,如身在祥云金栗中仙境也不过如此吧? 风沙继续着它们的雕刻工作。元谋土林,当人类越来越接近它时,却感受到了它的拒绝,也许当年它就是这样拒绝了元谋人的亲近。
阅读:8

札达土林

作者:Sharon|发布时间:2020-01-18

阅读:7

土耳其地下城

作者:Sharon|发布时间:2020-01-18

阅读:7

艾尔斯岩

作者:Sharon|发布时间:2020-01-18

在澳大利亚大陆中心广阔无垠的荒漠中,矗立着一座孤相零的巨石——艾尔斯着,它在此地屹立了上亿年,没有人知道它从哪里来,为什么要如此执著地坚守,像一座谜石般吸引、困惑着人们一探究竟。 艾尔斯岩的基围周长达9千米,高出地面348米,全长近3000米。在沙漠中孤独地量立自南着,看日出日落,听风声雨声,默默地诉说着光阴的故事。据传巨石是由一名来澳州叫威廉,克里斯蒂高斯的测量员在工作中偶然发现的,巨石的壮观风貌一度让他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后以当时南澳州总理亨利,艾尔斯的名字命名此石。从此,艾尔斯巨石名声大噪,成为令千万参观者终生难忘的奇异景观。而居住在附近的土著民族——阿南古人将巨石作为膜拜的“圣石”加以保护,尊崇万分,艾尔斯岩的价值更加非同一般。 艾尔斯岩最奇特的地方在于它被不同时间段的阳光照射,会绽放出五彩斑斓的色彩。清晨太阳刚刚露出顽皮的笑脸时,它会穿上浅红色的礼服迎接阳光的洗礼:正午,烈日当空,巨石通体焕发出黄澄澄的明艳色彩 而黄昏日暮时,抓紧这最后的时光,它又再度神采奕奕,姹紫嫣红般变幻着色彩,如美丽的火焰在跳动:当天空披上了漆黑的幕布时,它终于返璞归真,停止了绚烂的表演。以自己黄褐色的本来面目平静示人。由于它所展现的无穷魅力,人们一度以之为神奇,不敢质疑其神圣的地位。直到地质学家的科学解释才令人恍然大悟:艾尔斯岩的主要组或部分是红色砾石,含铁量高,易在外界条件的变化下容易发生氧化作用。巨石表面的氧化物在太阳的照射,才会反射出不同的颜色,让不明就里的人心生敬畏。 于艾尔斯岩的来历,众说纷纭有人说它是“天外来石”,几亿年前的陨有坠落,在此地安家落户;有人兑它是亿万年前由于地质变化作用浮出水面的海底沉积物,沧海桑田后,海水祖尽只有它如孤独的老者,还停留在原地躑躅前行。由于年代久远,缺乏证据,它的起源后人很难解释清楚。成为了千古难解之谜。口耳相传中它的未知领域被无限扩大,产生了持续久远的影响力。
阅读:7

阿切斯岩拱

作者:Sharon|发布时间:2020-01-18

“这里是地球上最美丽的地方”,当美国作家爱德华走近犹他州荒漠中的阿切斯者拱时完全被荒野上密布的铁锈色的形岩石所征服。2000个自然雕刻而成的若拱聚集在200平方千米的士地上,阳光下的他们沉默又充满了自然的力量。 亿万年前这里海浪汹涌沧海经不起岁月的的煎熬慢慢变成了桑田,只是退却的海洋抛弃子厚厚的岩层,任凭他们被滚滚而来的岩石撞击。岩石和盐层的亲密结合堆砌成了大块的盐丘。又过了千万年,一条江河从这里流过,它无情地洗刷着“盐丘”。水滴石穿,盐丘内部的岩石被天天消解着直至一天剥落崩塌,于是世界上有了“阿切斯岩拱”流水走过,风儿吹过,继续着自然的侵蚀之功,阿切斯岩拱的身上每天都有岁月的痕迹,而它也在一天天地被改变着模样。 阿切斯岩拱地区的气候非常糟糕,炎热至极的夏天、寒风刺骨的冬天,干燥的地面很难看到新鲜的绿色。无论人类怎么努力保持水土,这里的风沙总会以加倍的速度侵蚀着每一寸土地,每一块岩拱。有的岩拱昨日为纤巧的双拱,今日就成为零落的乱石。也许千万年后,这里只有散落的沙砾,或者连沙砾也不会存在。“你见证着一个岩拱的垂暮,下次来访它也许就不存在了。”人类在自然面前是无比渺小的,在阿切斯岩拱面前亦然如此。 走近阿切斯岩拱,你会感叹自然的鬼斧神工,也会惋惜自然的漫不经心。有些岩拱美艳动人,恰如娇美的新娘翘首盼兮;有些岩拱残破不堪,仿若风烛残年的老人。漂亮的“纤美石拱”已经成为犹他州车牌的标志,它就像一道彩虹飞跨几十米, 40多米高的顶部却只有薄薄的几尺,让你时刻担心它会崩溃在风沙的猎猎声中。也许它知道它的生命即将结束,所以才恣意绽放着脆弱的美丽。 印第安人最早来到阿切斯岩拱地区,虽然这里的环境十分恶劣。他们学会了在岩拱上作画来记录他们的生活。简单的线条,粗糙的痕迹展现了印第安人随遇而安的个性。印第安部落有自己的秘密,阿切斯岩拱也有自己的秘密,没有人知道他们还能在这里竖立多少年,也没有人知道他们最终的归宿。 沧海桑田于人而言,无比的漫长;于阿切斯岩拱,却只是一刹那的开始与完结。
阅读:8

巨人之路

作者:Sharon|发布时间:2020-01-18

阅读:9

塞布尔岛

作者:Sharon|发布时间:2020-01-18

泰坦尼克号的沉没,千人死亡的惨状令多少人扼腕叹息。借助影视的推动力,对于沉船的考察和研究一时令探险家们兴趣盎然。一艘船只的沉没莫过于自身和外界两方面的扇因。可是,你有没有想过,经过一个小岛的周围,也会存在着沉船的危险呢? 世界上还真有这样的地方存在,加拿大新斯科舍半岛东南部的大西洋中,有一个塞布尔岛令无数过往的船只胆战心惊组数据显示,在此岛周围大约有500余艘船只沉没,先后有5000余人丧生。最令人不可思议的地方是,船只一旦沉没,便杳无踪迹,无论搜救人员怎么搜索,都找不到丝毫蛛丝马迹。 针对这个诡异的现象,科学家进行了研究,他们惊奇地发现:塞布尔岛竞然会移动!它是由松散的泥沙堆积而成的,整个岛上见不到绿色的植株。当巨大的飓风刮来时,小岛竟然会像轻舟般随海浪飘荡到别处,移动速度非常快,似乎被什么力量在推动其前进。能被推进的原因之一是,塞布尔岛的面积比较狭小,东西长约40千米,南北宽约1.6千米,总面积仅有80平方千米,如此狭窄的区域作为一个整体活动很是便捷。在200余年的时间里,小岛竟然向东“滑行”了近20千米,平均每年移动百米左右。 小岛周围遍布细沙浅滩,只有4米左右深的水量。那些船只沉没前的共同遭遇是经过这里时搁浅,进而动弹不得,如人落入沼泽地般,只能随着松软的流沙渐渐下沉直至沉没。有人曾偶然目睹几艘排水量达千吨、长度近百米的轮船误人浅滩后再也出不来,只能任由流沙埋没。 为探寻船只沉没之谜,科学家们进行了不遗余力的研究。却一直没有得出确切的结论。因为还是有些现象无法解释:对于这样一个可以变换位置的小岛和周围大面积的浅滩,过往的船只应该能尽早观察到而避开,为什么却自投罗网呢?是船只赶不上岛屿移动的速度?还是流沙具有粘连船只的属性?抑或是神秘力量将其吸人沙中?没有人知道其中的缘故,或许只有那些逝去的灵魂明白其中的奥妙,而沉船发生后的无人生还的现实,使事实永远地埋葬在历史的尘埃中。
阅读:5

哈莱亚卡火山口

作者:Sharon|发布时间:2020-01-18

清晨太阳的第一道光芒会飘落在哪里?“一定是哈莱亚卡清1月火山”夏威夷人高昂着骄傲的胸脯。这里是时间开始,的地方。 哈莱亚卡火山,夏威夷人心目中的“太阳之家”,夏威夷先祖半人半神的毛伊曾将太阳神禁锢在此,以求永远的光明。哈莱亚卡火山见证了夏威夷先祖们天性的形成和荣耀的过往。于夏威夷人而言,哈莱亚卡火山已经不仅仅是一座巨大的火山,而是他们信仰所在。当失去了家园,没有了土地,坚守也许就是唯一能做的。 哈莱亚卡火山海拔3056米,火山口周长33千米,纵深853是世界上最大的休眠火山之一。18世纪的某一次喷发后,哈莱亚卡火山便沉寂下来,余下的巨大火山口仿若一个宝盆藏尽了夏威夷的秘密。其实最初的哈莱亚卡火山口并不巨大,但是经年累月的风雨侵蚀,如今的火山口足以容纳整个纽约曼哈顿岛,足以容纳人类理解之外的所有自然奇迹。 依着长路慢慢靠近哈莱亚卡火山口,周遭蔓延着肃静和安谧的气氛。遥望火山口,没有丝毫生气,红褐色的岩石和青灰色的火山灰铺天盖地的铺满了整座山脉,空气中夹杂着干爆的热风,着实不令人舒服。脚下松散的沙粒随着每一步哗响啦滚下山坡,就像骤然撕裂了一块棉布。 火山口是哈莱亚卡火山最为绚烂的地方,在阳光的映射下,随着角度的不同变幻着不同的色彩,赤橙黄绿青蓝紫,点点光影如雨后彩虹般迷人。似真似幻,不像人间。 有人说,这里是离月亮最近的地方,此言不虚。放眼望去,90万年的火山喷发形成了无数个小火山口,大大小小的拥挤在一块,酷似月球表面上的环形山。每一处火山口都落满了岩石、火山锥、火山灰层和火山弹,火山口内部坑坑点点、层层叠叠。举目而望,周遭全是冰冷的岩石色,环形火山口此起彼伏,没有一丝生命的迹象,夜色中若不是一轮明月挂于天际,着实会让人以为自己此刻身处月亮之上呢。 哈莱亚卡火山口上空电磁往来频繁而异常,不知电磁来自哪里,也跟踪不到去向哪里。一座拱形的屋顶在山间若隐若现,这是美国夏威夷科学城,专门用来观测和研究外星空间的。多年的研究成果,美国秘而不宣。如果地球之外确有外星人存在,那么毫无疑间他们一定会选择哈莱亚卡火山作为他们的基地,谁让这里离月亮最近呢? 深不可测的火山口内部辽远而苍凉,沿着火山口内部的点点痕迹慢慢走入火山口,生命之初的苍茫和美丽慢慢拉开了序幕。千万年前喷发的滚滚岩浆混杂着浓重的气体在雷电的催化下形成了最初的生命,时间从这里开始。 可惜没有人能真正进入哈莱亚卡火山口深处,我们引以为自豪的几百米不过是万米长跑的第一步。没有人知道那深邃之处有什么,更没有人知道已经沉睡的哈莱雅卡火山会何时喷发。黑暗的火山口中,忽而闪过一丝火光,是生命的迹象还是外星人的信息? 荒芜和冷峻的火山很难生长有漂亮的植物,但是哈莱亚卡火山除外。干热的白天,温度骤降的夜晚,毫无养分的火山灰土壤,就是在这种极端恶劣的环境下,一种植物,只有这一 种植物“银剑”在海拔1828-3048米之间的哈莱亚卡火山怒放着自己璀璨的生命。这种银灰色的濒危植物能顽强的长到150厘米高,寿命长达20年之久。在生命即将完结的瞬间,“银剑”会开出成百上千朵紫色的花,那是哈莱亚卡火山最旖旎的时刻。 撩人的夜色掺杂着夏威夷醉人的美景写就了哈莱亚卡火山的神奇,身着草裙的当地土著朓着节奏神秘的祭祀舞蹈向哈莱亚卡火山膜拜。夏威夷人对哈莱亚卡火山充满了敬畏之情,也充满了感恩之情。而今唯有哈莱亚卡火山附近保有最原始的夏威夷群落。哈莱亚卡火山保佑着夏威夷人生息繁衍,保佑着他们原始自由的生活。 哈莱亚卡火山与夏威夷人注定不能分离,因为彼此,他们更添神秘。

返回顶部